游戏

广标破产引发合资质疑下支柱0

2019-04-15 11:1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编者案】历史是现在与过去之间永无止境的回答和交换。重新回到历史现场有助于我们理解过去、认知当下和眺望未来。《中国汽车4十年》通过国内40位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改革开放以来的40件大事的回顾和还原,出现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一段真实历史。全书分为四个版块,分别为破冰之举支柱驱动家国改变格局。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连载,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浏览。

【接上期:广标破产引发合资质疑(中)】

关于广标败走的缘由,业界普遍认为这主要与法国标志导入车型陈腐和战略失误密不可分。法国标志其实不相信中国真的能够发展轿车,它和广州合作,根本没有想到要用先进的车型抢占市场,所以它推出美丽504、美丽505是法国15~20年前的产品,基本上用法国的零部件组装,广东自己想借此机会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要求扩大产量,扩大一些配件,盖一些厂房。依照合资的要求,一方投资,另外一方要相应地投入,但法国一毛不拔,不出钱,因此双方关系弄得很僵。广州还为此背了一屁股债。在这样的关系下,合资公司发展得很慢,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也就是年产3万辆的水平。双方就这样不死不活地拖着。

广标一直处于缺少科学管理体制的疏松状态。在这类合资模式下,造出来的汽车难以在技术和质量上有所突破,505轿车自在广标投产以来也没有实质的改进,10多年来依然是老样子,毛病多成为另一个致命伤。

庞大复杂的股东结构常常会造成对市场信息研判迟缓,各方在众多问题上的分歧愈来愈严重,磨擦也愈来愈多。1995年,广标三期工程让这类矛盾完全暴露了出来。广标各方股东拟采取扩大生产范围的方式渡过难关,而法国美丽不愿增加投资,消极对待广标三期工程15万辆规模的建设。本来计划从法国标致导入新车型,这1计划也没能实行。广标终究失去了自救的机会。陈祖涛评价说,广标的失败,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法国美丽的时任总裁加列维对中国市场没有信心。

从车型到股比,从公司管理架构到合资公司的话语权,从产业配套到零部件国产化,从技术引入到费用提成等,张广宁对广标失败的缘由整整归纳出29条。他在1996年底担负广州副市长之后,专门负责汽车工业,被人称为汽车市长,对广标之痛有切身的体会。

这个中国初期的汽车合资项目以法国美丽放弃、中方零收购取回法方股权和债务而告终。没有掌声,没有拥抱,没有香槟,乃至连一张合影也没有。1997年,广标中外方终止合作的谈判在抑郁的氛围中签字结束。1998年2月22日,《出资额转让合同》获外经贸部的批准,法国美丽公司等4家股东正式退出原广标。

物竞天择

20世纪90年代后期,全国轿车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广东的经济也在加速发展,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榜样,但因广标的崩盘,其汽车发展水平与经济地位严重不符。

在广标堕入窘境的那段时期,包括国家有关部门和外方在内都对广州能否发展汽车工业普遍持怀疑态度。不过,祸兮福所倚,这对广州汽车工业来讲也是一场修行。广州汽车工业没有因此萎靡不振,而是积极寻觅突围的路径。

1996年4月27日,广州市委书记高祀仁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讨论广州汽车工业的前途问题。这次会议一致通过市汽车办提出的《关于调整广州轿车工业发展战略的意见》,并达成更换外方合作伙伴的共鸣。

在多方受困的情况下,广州采取了三管齐下的策略,一边与法国标致谈判,争取早点离婚;一边多方接触,争取寻求一个更合适的新合作伙伴。此外,积极向中央汇报,希望更换合作伙伴的意向得到中央的认可。

1996年9月17日,广州代市长林树森带着报告,亲赴北京,找邹家华、李岚清、吴邦国三位副总理。邹家华副总理明确指示:从现在的情况看,与法标难以合作下去,原则同意更换合作伙伴的意见,要妥善做好外方的工作,货比三家选择新火伴。

胡象生记得,从1994年次与宝马接触到1997年3月本田次来访,总共有12家国际车企希望参与广州轿车项目,其中比较深度接触的有宝马、奔驰、欧宝、菲亚特、现代和本田6家。

与此同时,中方阵营也在加快调剂。1995年,广州市政府正式决定组建广州汽车集团,把分散的汽车企业组织起来,形成协力,改变广州汽车工业各自为政的局面。1997年6月,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汽团体)成立,为广州汽车工业的重振雄风打下了组织基础。

经过一轮轮精挑细选,广汽团体终究把绣球抛给本田。1997年11月13日,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的见证下,广汽团体、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和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签署了3方合作的广州汽车项目基础协议。

紧接着,广州本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广本)成立,在广标原有的生产线上进行了为期9个月总计353项工程的改造,并闯过了国产化40%的生死线,走出了一条小投入、快产出、转动发展,技术与世界同步道路,由此带动广州汽车工业走出阴霾,迈向新征程。

吸取广标的教训,广本对中国市场全力以赴,率先将全球的车型雅阁带到中国,并且首创中国汽车4S店的销售模式。在逆境中诞生的广本,根据市场的需求和变化另辟蹊径,带动销量出现几何级数成长。从1999年刚突破1万辆,到2004年已冲上20万辆的台阶,以实力对那些曾嘲笑和质疑广州汽车工业的人进行有力的回击。

广本的突起,让广汽团体更加大胆探索,先行先试,并成为国内首家A+H股整体上市的大型国有控股汽车公司,撬动资本加速追回广州汽车工业曾落下的步伐。2017年,广汽团体销量首次突破200万辆,并连续5年跻身《财富》世界500强。作为广汽团体的长子,广本功不可没,2017年广本向广汽团体贡献了超过70万辆的销量。

在变幻莫测的汽车市场中,没有的时期,也没有坏的时期,没有一劳永逸,也没有高枕无忧,只有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作为批汽车合资企业的广标没有把握机会,终酿成被淘汰出局的苦果,而后来者广本在废墟上凭着顽强的生命力站了起来。经历过阵痛的广州汽车工业,终究找到合适自己的路径。

主编点评

广标出局教会了甚么?

广标出局是广州的痛点,说大一点,也是污名。即便是今天当作忆苦思甜来夸耀也未必光彩。由于,这是对违背规律和初衷的惩罚。好在上帝眷顾广州,给了纠错的机会,但不等于以后不会出错。

广标的荣幸就在于下手早,还没有对手,没下功夫就捞到了好处,将皮卡变成轿车的聪明,捉住了汽车需求饥不择食的机会,一俊遮百丑。但是,不幸也就在于此。一旦受政策和市场的波动就显出原形尝到了没有零部件基础的苦头,同时也暴露出上汽车项目准备不足的缺点,至少与上海上轿车项目的初衷相距甚远,起步就决定了未来的命运。

业界常拿这两个项目作比较,旨在阐释,发展汽车产业必须遵守规律,合资只是手段,建立自己的汽车制造体系和研发能力才是关键。不能本末倒置,急功近利。由此告诫,汽车竞争也决不仅仅是产品竞争,而是体系化竞争。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国产化。广州把上轿车看作了单纯的经济项目,并没有意想到这是构建先进制造业的机会,而上海则把它看做改造行业的抓手,捏住了命运的咽喉。出发点不同,结果也就各异。当广标构成年产15万能力时则被无情地淘汰出局,而上汽大众构成年产20万辆时则已全部国产。他们的得失之间就在于初心和战略。

由于有了这样的教训,广州再次捉住更换合资对象的机会,摒弃以往的思维,从关注品质和商品力入手,用起步就与世界同步的策略,于对手,并以经济范围绝地反击,开始复盘,以小博大,重视体系能力建设,遇上大势,没有掉队,创造了广汽高速发展的奇迹。故有人说,祸兮福所倚。但仔细推敲,这不都与检讨回到发展汽车的初心有关?(撰文/颜光明)

【未完待续。本文节选自《中国汽车4十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主编:颜光明、钱蕾、王参军。撰稿人李溯婉,从事媒体工作18年。2004年加入《财经》,现为高级。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浏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本文图片均来自络】

碧凯保妇康栓有用吗
手指戳伤怎么恢复
亚健康测试都有哪些因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