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瓷器嘚尖叫7z7z

2019-02-03 02:0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瓷器的尖叫

如果心里残存着一些眼泪,为什么不感觉一下它的流动呢?

如果你以同样绝望的心态阅读,那我们便可以彼此安慰。

唯唯坐在那里,安静而冷漠。

热闹的聚会,女人化妆精致,裙子时尚,微笑随时绽放。

唯唯穿灰白色的长裤,一件旧了的蓝色吊带背心,乌黑浓密的长发,寂静的像一支冷漠颓败的鸢尾花。章被纠缠着喝酒,酒精渲染着面孔和声音。

她看着他,看着这个她爱着的已经缠绕了五年的男人,陌生而遥远的喧嚣着。唯唯觉得很累,她甚至希望此刻能够有个人来把她带走。

章很有钱,她不知道他有多少钱,她从来不问。唯唯的生存能力很差,章是她的依靠。她生命的状态藤蔓一般脆弱。他们从不谈及婚姻。

章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十岁的女儿跟着章的母亲。

章五年前去小城办事,陌生而烦躁。章走进狭小的街道,雾和他一起流走。周围是一片寂静。

然后他看见了唯唯。她走在寂静里,低低的哭泣,像传说中的小女妖。

需要我帮忙吗?章走近她。唯唯掠起眼前飞舞的长发,风把她的长裙吹的颤抖。夜色抚摸着泪水抖动的脸,雪花一般脆弱和绝望。他听见她梦呓般喃喃:小艾死了。

唯唯的父亲在她几岁的时候死于车祸,她很少见到她的母亲,几次见面也是冷漠。

她和奶奶住,那个挨着河边和教堂的家。颓败,寂静而清冷。奶奶听到教堂的钟声很兴奋,奶奶对她说了,你是主的孩子。然后她听到唯唯平静而残忍的声音:我是孤儿。

小艾是她的好朋友,她们牵着手在河边的芦苇林里奔跑。风吹散了她们的辫子,吹凉了她们的脸手。她们惊走白色的鸟掠进天空,以飞翔的姿势停留在那里。坐在细白温软的沙子上,把脚放进河水里。河水温柔,轻轻的拍打她们亮丽的肌肤。

唯唯对小艾说,我想化成一只鱼。小艾笑:那我也化成鱼陪你。

白鸟飞过的天空掠过一道伤痕。教堂开始鸣叫钟声。

小艾幸福的对唯唯说,我要结婚了。

两天以后,唯唯在芦苇林里看到了小艾,那个曾使小艾有幸福感的男人掐断了小艾的呼吸,雾一样的消失了。

小艾和灰白的芦苇一起瘦弱绝望的扑倒在地上,脸上的细瓷被灰白打碎。唯唯抓住小艾的手,她的手徒劳的抓着,恐惧和锐痛一点点的碎裂。

两个警察把小艾的身体羽毛一样的搬到一块白布上,唯唯的眼泪冰凉的滑了下来。她听到自己说:小艾,等我。

章说,跟着我吧。唯唯感受着这个成熟和陌生有着淡淡烟草味道的男人,他是温暖的,温暖的把她的身体融化成一片汹涌而温柔的潮水。

教堂的钟声响着宗教,唯唯不是耶苏的孩子,她孤独的像条无声无息的鱼。

唯唯把房间布置的清爽而温暖,地板和家具擦的干干净净。章的衣服总是干净的,有淡淡的清香。他习惯这些琐碎的事情。唯唯很少出门。那个城市对她来说是陌生的,甚至有次迷路,打了等着章去接她。唯唯买了些随和平淡的衣服,买书和CD.她喜欢在房间里,写一些精致的小文章或是在质地粗糙的纸上画一张素描。更多的时候,她都在看她的鱼。

鱼摆着纱一样的尾巴,贴着鱼缸无声无息的游动,并且用一只眼睛看着唯唯。

唯唯吃的很少,并且常常失眠,身体脆弱的像花瓣。

章偶尔会买一把新鲜的玫瑰回来,房间里便有暗香流动。唯唯会忘记给它换水,新鲜迅速的凋零,像一个虚空的轮回。唯唯觉得生命是阴暗中脆弱开放的花朵,苍白而绝望。她不知道她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也许是为了活着。

他们喜欢偎依着感受对方身体的温暖,放一张卡朋特的CD,声音微微沙哑而慵懒。章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许他永远不懂她。他拥住她,她的身体柔软温暖而寂静痛苦。有时候他也会想到宿命。

试纸上的红线在上升,昭示着生命。

我不要这个孩子。

唯唯的面孔平静而残酷。

为什么?我们可以结婚。章先是吃惊既而愤怒。

他看到她的嘴角荡出一丝冷酷的微笑。他打了她一个耳光,很重。唯唯的身体趔趄。她的脸上留下几条指痕。她的鼻子开始出血,滴落在蓝色吊带上。猩红撕裂章的眼睛,他低低的呻吟,像只受伤的兽。

章把唯唯拥在怀里,手指划过漆黑浓密的头发,轻吻她的发际,他听见她说:章,对不起。

他捧起她脆弱的脸,脆弱里显示着迷离枯败。泪水穿过他的指缝,冰凉破碎。章拥紧她的身体,为他的生命疼痛。

唯唯拒绝去医院,白色药片产生的疼痛撕裂她。她咬紧嘴唇,咸咸的液体流进了口腔,使她感到窒息。

章托起她,她的身体像片羽毛。

唯唯的失眠加重,开始依靠药物。章在半夜醒来,常常看到唯唯在寂静里光着脚游走,像无声无息的鱼。

章的显示家里的号码。唯唯很少给他打。他的心急剧下坠。他听见唯唯虚弱的声音:章,快回来,我要见你。

章以快的速度回家。房间充满了血腥味道。唯唯扑倒在鱼缸前,猩红的液体从她的裙子下流出,淌的像条伤痕。章的身体被锐痛和恐惧撕裂。他捧起唯唯枯败惨白的脸,脸上是冰雪消融的笑容。章的泪水流出。苍白绝望。他听见她消融的声音:小艾,我来了。:忧郁的橘子

防火窗价格
薄壁黄铜管公司
野猪捕猎机
分享到: